清湜

湜,shi(二声),与清同义
保质,所以不保量。
目前无常驻打算
欢迎评论交流。
会不定期查看关注并选择性回fo。

© 清湜 | Powered by LOFTER

祝各位以及我cp七夕快乐。

我可以单身,但我cp必须结婚。

工作有点忙就不赶这个点了,周末会补上。

【双多】不可结缘

*接多罗罗与百鬼丸传新一话。

*新入职很忙,所以更新很慢。熬个夜把这个填了。


“那手臂是……!!”

他看到了被那女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的手臂,不由地诧异睁大了眼。这材质和构造他自是相当地熟悉,只不过没能想到,居然在见过寿海医生之后便会如此巧地见到医生挂念许久了的人的东西。

那女孩子仍旧皱着眉瞧向他这边,虽然仍旧坐在地上却是满脸防备的模样,看起来一旦找到机会便会溜走,呵,这大概是因为他此刻不人不鬼的模样。他看了看她从和服底下露出的两截白皙的腿,意识到方才他恰巧阻止了的是什么事情了,不动声色地蹙了蹙眉,稍侧过异化尚未复原的那一半边脸,尽量用平和一点的语气。

“方才……那个真久和,没对你做...

有点小激动啊,传宝真的英雄救美了罗罗

靠我瞎写的续居然奶赢了吗哈哈哈哈哈

传双多果然是真的!!(//∇//)

【红拉普】无药可医

*此篇致力于描述她们俩之间那种奇妙独特的关系,同样一发完结。

*和lof抗争失败,个人来看只能算擦边球,也不知道究竟哪里有问题

上个石墨的链接:

https://shimo.im/docs/05c72fe1ae5a4ddb/

我们因想要活着而憧憬去死。

迷雾·尽

*《迷雾》的番外篇,此篇是双多线。

*长度赶得上一篇成文了,wdm,我真能写。

   前情提要点 这里         

迷雾·尽

唯有在最尊贵的客人到访,阁间之中才会焚烧名贵的香木以助兴。

白檀之气以喻武士,即使是初次造访的店家,亦是已了解了他的喜好,早早便已让阁间里充盈尽这醇厚爽利的香气。

『说相逢是劫数什么的,大人您可不像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人。』

那女子媚眼如丝,执起锦帕掩唇轻笑,素手芊芊便就要提起鎏金的酒壶再为他斟上一杯。她只当作那...

【月球组】厌战Warspite

*去年七月参的宝石合志《IMMORTAL》,想起来了就把此篇解禁下。

感谢主催长夏老师对这个本一直的付出。


厌战Warspite

你说休战的原因?

只是厌倦无谓的杀戮而已,并非对和平怀抱以热情。

 *****

那个名字无人不晓。

在被王授以继承者之位前,人们总半带着崇敬半是忌讳地唤他作那个“不死的战神”。对本国的将士而言,他的到来意味着绝处逢生重现希望,在敌军头顶高高悬起死神的镰刀。受尊崇的被爱戴者总会同时被对手的仇恨与诅咒所缠绕,然而对于不死者来说这反是血腥的光辉加冕——他的存在即是噩梦根源。

在口口相传的传说之中,他是绝不可被战胜的。纵然穿透他的要害处也无法置...

唔,突然发现有小可爱给我这条咸鱼打赏了??

@蘇阿蘇s 啊,承蒙厚爱无以为报,于是告诉我您想看什么文我来码一篇吧(ㅇㅁㅇ川

【红拉普】红与拉普

*修订了很多遍,一发完结。

红与拉普

肆意笑着的样子很美吗。

请记住,伤口可以消失,记忆可以模糊,但疯狂永远无法被抹除。


拉普兰德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能给出完整答案的人这世间究竟还有没有还是未知数,但却鲜有人不对她战斗的模样印象不深刻。与死亡共舞的那位全灭的天才,当她挥舞起手中那把自我打造的长剑的时候,无人可以夺取那人周身的光芒,却也无人敢近她周身半步。

特制的“千层酥”是她的挚爱,在她最兴奋的时候,甚至会想去亲吻敌人被自己斩下的头颅。拉普兰德是天才,是怪物,也是疯子。和因为精神障碍失去了过往记忆的幽灵鲨不同,她是清醒地疯着。百无聊赖的时候拉普兰德会抑制不住战斗的欲...

刀与剑鞘(下)

*完结撒花 百多 双多 走TV性格

上一p点此

“大哥……喂!!大哥——!!”被这样扛着就走实在是很不舒服的姿势,可无论她怎么挣扎叫喊,对方都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

大哥只是一直都没有说话。

虽然看不到前方,但也能看得出来大哥带着她四处走的样子似乎并不具备什么特别的目的性,这和平时的他完全不同,她记得百鬼丸提了一句下次的任务,但依照大哥的性子,绝不会在有能径直到达的道路的时候这样绕圈子。

很奇怪。

大哥现在的样子很奇怪,但她不反感他这样笨拙又有点犹犹豫豫地带着她四处兜圈子的感觉,比起除了出任务、杀鬼神以外不去思考任何事物的大哥,他现在的样子反而有些可爱。...

真伪性##004-##005

*银博 长篇 正剧向

  ##002-##003   

##004

“不过,让我再妄自猜测一句——你现在定是在怀疑我对以前的你做了什么,对吗?”

“……你这么说只会让我更加坚信这一点。”突发性的头痛欲裂让我只想避开他的视线,回忆总是断在最关键的地方,随后便再也没有任何进展,就像是被格式化的磁盘。我并不想和谁去讨论那段属于“我”却又不属于我的记忆,疑点重重的情况之下借助外力只会让判断和推测更无法趋于理性。

“……我想,这样东西是时候给你了。”简短而不带什么感情的说明,我看向他手中那类似信笺一样的东西,边缘处隐约有些泛黄,火漆完...

1 / 14